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六十四章 雪山酒店
天地之间 第六十四章 雪山酒店
这次胡莉通过江南航空旅游安排的行程其实还是挺有意思的,雪山、温泉加上蜚声北国的冰灯、冰雕展览,尽览北国冰雪风光于一程。今天的计划是滑雪,这对于我们这些南方的一行来说几乎都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   车出市区,便见到远山近丘皆被白茫茫的大雪所覆盖,天地之间一片乾净清澈的纯净无瑕,让人的心灵也好似被蕩涤了一番,有豁然开朗、清新爽朗的感觉。   导游站在车前司机座旁一路介绍着沿途风景和典故,满车人都显得兴趣盎然,月琴很少出来,对这一切显得很是着迷,听得很专心的样子,我看着她俊俏的脸蛋油然从心中升起一股喜爱之情。最近不知道怎么的,这个琴妹子对我的魅力好似沉罈老酒历久弥香,越来越香醇浓烈起来。   「看看这两边的树挂吧,晶莹剔透地,比水晶还好看呢。」胡莉招呼着我一起欣赏着窗外的风景,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啊!我很舒服地依偎在迷人小老婆的怀里,她也是头一次来,对一切都显得很新奇,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调着情,不知不觉中,车已经开到了滑雪场山下停车场里停了下来。   由于今天晚上要在山上的宾馆住宿,大家都背着背包、拉着旅行箱往上山索道处走去,这里漫天飘飘洒洒着洁白晶莹的雪花,加上寒风吹过,才从暖烘烘的车上下来的人们顿时被一股透彻的寒意所包围。我拉起了OZARK的拉链封住了衣领,浑身上下被包裹得紧紧地,再不觉得冷了,见身边胡莉显得从容不迫,而月琴和谢娟多少有些冷得打颤,这些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小妮子们多少还是有些準备不足啊。   突然想看看那双迷人的长腿,回头一看却没找着,在登山索道的山下等候处等了半天才看见后面有两人拉着东西跑了过来,原来就是刚才还性感迷人的小美女和她的男伴,不过现在外面裹了件长长的羽绒大衣,解了燃眉之急。   封闭式索道车一过来,大家依次按顺序上去,一车可以装八人,我们四个上来后发现刚加了羽绒大衣的小美女和她身旁二十五六的男人也一起进来了,门很快就被关上。   索道车里面是相对而坐的两排位子,我们四个坐在一排,他们两个有些落寞地挂单坐在我们对面。由于上山的索道车很慢,谢娟拿出一包瑞士香草糖来,连对面的一起分了,大家才开始从有些尴尬的气氛中摆脱出来,彼此交谈了起来。   原来他们和我们一样是新婚旅行,男的叫常宽,女的是张思思。常宽有些色地盯着胡莉的脸蛋和身子讚美着,「胡小姐,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空姐,实在是太有气质了,全飞机的人都称讚这位白大哥真有福气啊!」胡莉笑了笑,没说什么,抬头看着窗外好似仙境玉宇的雪山、树挂和冰瀑。   常宽见她不怎么搭理,便和靠着另一边窗坐着的有些热情的谢娟交谈起来,只是这个叫张思思的小美人紧紧地搂着身旁先生的一条臂膀,有些警惕地看着面前这些靓丽动人的大美女们,很怕我们抢走她先生的样子。   用眼角的余光仔细扫视了几遍她的脸蛋,可能是冻得有些嘴唇发乌了,加上抵近观察,脸蛋显得不是那么精緻耐看了,和胡莉甚至月琴、谢娟都不能比了,我顿时觉得好感淡了许多,有些怅然若失。   二十多分钟以后,索道车终于进了山上的接引站,我们下来以后又换上挂了铁链的交通车,跑了约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雪山酒店。十一点了,导游先在大厅简单给大家安排房间,在我们的要求下,要了挨在一起的两个房间,自然还是我和胡莉一间,她们两个一间。十二点左右下到酒店餐厅,吃了些乱七八糟的野菜野草野猪肉之类,导游说先休息一下,下午两点半一起到旁边的滑雪场开始滑雪。   回到房间我打开电视想看看,胡莉却说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中午想好好歇一下。「你什么意思嘛?」我有些不解地问她,「没别的意思,你想看的话到隔壁看好吗,我的先生。」胡莉温柔地看着我,「你让我好好休息一下,下午人家可要好好过过滑雪瘾,而且晚上还要随着你的性子伺候你呢。」听她这么一说,我再不好说什么,在她秀丽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给琴妹子她们打了个电话,出了门仔细观察发现没人注意,便一个空子溜进了虚掩着门的隔壁房间。   酒店的设备很简陋,房间里只有两个单人床和两个小沙发,月琴坐在床头,谢娟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看见我鬼鬼祟祟地进来,月琴和谢娟都是俏脸微红。   我微微一笑,就身坐到床头上,搂着身边的月琴先亲了两下,吻着她香嫩的舌头说,「真招人喜欢啊,想死爷了。」「有天仙在旁边陪着,还想人家,你这赖皮鬼真会骗人。」月琴发着嗲小手敲着我的胸脯撒着娇。「天仙也要,你这美腿皇后、俏琴妹子咱也要,」说话间娟儿替我跪着解了靴带子脱了雪地靴,我翻身上床就和月琴腻在了一起,「来,先给爷含含,天仙虽然长得漂亮,但含鸡巴的功夫可没你们过关,没你们含得爽呢。」我笑着支派着月琴。   听我这么一说,月琴知情识趣地在我腿间跪下,套弄着玉茎媚笑道:「爷,你这话儿被天仙般的二姐伺弄着可真享福啊!」我舒适地靠在床头上笑道:「被你这皇后伺候着也不错啊,有你伺候着才像个皇帝呢!」月琴瞟了谢娟一眼,笑道:「那谢娟伺候着算什么呢?」   谢娟俏脸飞红,娇羞道:「月琴……」,我看着她微笑道:「红花还要绿叶配,娟儿算最漂亮的绿叶吧。有你们这样的天仙和皇后伺候着爷当了皇帝,身边还能少了几个妖妃美妾吗?爷把你们这几个心头最爱的编排在一起,还不是想着今后用起来方面嘛!」谢娟一听这个,娇羞地垂下头去,月琴腻笑道:「还是爷这个赖皮好啊,左拥右抱地,怎么都是亲不够爱不够的感觉。」   我微微一笑,爱怜地望着她道:「别说那么多了,爷再怎么花也要花在你身上,来,替爷好好咂咂,只要爷爽了赏点精华给你这个小骚货吞了,能美容的,以后好长得妖精样的好伺候爷……。」听我这么一说,月琴霞飞双靥,低头将巨大的玉茎含入嘴里,温热的气息直冲丹田,我舒服的吐了口气,抚摸着她的头髮。   月琴摆动螓首吞吐套弄,神态娇媚动人,一面握着肉袋轻轻揉捏。谢娟仔细瞧着她的动作,似乎心头也是春潮涌动,我招手道:「娟儿,过来……」,听我这么一说,谢娟娇羞地也上了床跪到我膝前。我抚摸着她晕红的脸蛋道:「你们两个是最漂亮最顺爷的心的,今天一起好好伺候伺候爷爽一次吧!」谢娟乖乖的点了点头。   月琴吐出玉茎,让谢娟上前,自己跪在她身旁。谢娟套弄着玉茎,手法颇为熟练,我轻轻摩挲着她的脸蛋,舒适的讚道:「好宝贝,你做的真好!」谢娟微声道:「爷,您好好享受吧……」,说着一手握住玉茎,张嘴将龟头含入嘴里……。   谢娟含着的时候,月琴在旁边挑弄她的下身、玩着她的奶子,月琴含着的时候,谢娟也为她助着兴,我轮流享受着两女的口舌侍奉,快意逐渐凝聚起来,最后将肉棒交到琴妹子的小嘴里。月琴接过熟练地吞吐着,舌尖在嘴里刺激着龟稜,片刻便挑逗起我的快意,酥麻的快感阵阵袭来,我喘息挺动道:「好宝贝儿,快,爷要给你了!」   月琴耸动着螓首,白色粘滑的唾液被巨大的玉茎挤出口外,棒身一片雪亮。我心中激荡,腰脊一麻,精液狂喷而出,月琴含住龟头,喉间咕咕的嚥着,一手大力套弄。   我长长舒了口气,抽出玉茎,残余的精液兀自从马口不住滴下。月琴仰头媚笑着张开小嘴,只见口中儘是白滑的精液,说不出的淫靡动人。   我看得不由得屏住了呼吸,淫笑着对胯下的月琴说,「宝贝儿,记得上次爷搂着你看的那部生活片儿吗?那里面两个风骚的金髮女郎含了主子的精液是怎么做的,你今天就照着和娟儿一起做给爷看看!」月琴半张着小嘴迷离媚眼、艳光四射地看着我点了点头,旁边的谢娟更是得面红耳赤,两女或放浪美艳或羞涩娇媚的俏模样让我一下为之心动起来。   月琴鲜红的舌头不停在口中搅弄,然后身子往谢娟凑去。谢娟撑住她的双肩,俏眼瞟向我,见到我异样炽热的眼神,知道我的意思,心中一软,抱住她张开了嘴。月琴抬起谢娟的下巴转向我,凑上去缓缓吐出滑腻的精液和唾液,粘稠的混合物从月琴口中垂下,拉成长长的一条,空气中充满了精液浓厚的独特的气息。谢娟的俏脸早变成块红布,星眸半闭含羞带涩地张着樱桃小嘴,待月琴吐完后,闭上小嘴伸着天鹅样修长洁白的脖子,喉头一动,「咕咚」一下尽数嚥了下去,然后红着俏脸呆呆地瞧着我,大眼睛里是说不尽的幽怨和妩媚。   我看着自己胯下这极度惹火的场面,几乎要停止呼吸,口乾舌燥,心中激荡无比,还未吐完残留精液的玉茎又笔直挺立起来。我更加坐直了身子,用火热滑腻的玉茎在谢娟俏脸上擦动,让马口挤出的精液涂在她脸上,讚道:「两个好宝贝儿,爷真疼死你们了!」   月琴跪到谢娟身旁,伸出舌头舔着我的大腿,谢娟仰起俏脸,任我施为。玉茎再次紫红肿胀,我双手分别按住她俩的螓首,把玉茎插入谢娟的小嘴。她注视着我,口中大力吮吸,我抽插数次,再插入月琴的小嘴。   月琴用灵巧的舌尖不住挑逗,讨好的望着我,谢娟侧头舔着两颗肉丸,并含入嘴里轻轻拉扯。我歎道:「你们两个小妖精,真要把爷的魂都吸跑了!」她们二人抛着媚眼低低地笑了出来。   我抬起谢娟的下巴,柔声道:「绢儿,你吹得真用心,真是我的好宝贝儿。」谢娟微微喘息,娇媚的眼睛里水汪汪的,暱声道:「只要爷高兴,人家什么都愿意给爷做!」   我点了点头,双手抱住她的头,慢慢将玉茎插入,摆动腰肢快速抽动,讚道:「好,好爽!」谢娟抱着我的大腿,柔顺的配合着,但好像有点插得太深了,过于用力,片刻便感觉到她急促的喘息。我抽出玉茎,粘稠的唾液拉成一条晶莹的长丝,月琴立即侧头将玉茎含入嘴里大力吞吐,我讚赏的摸摸她的脸蛋,她神态娇媚,更加大了口中动作不一会儿,肉棒就挺立起来想吃人的样子。   我让她们轮流伺侯片刻,再将两人上下剥得精光并排翘着雪白诱人的嫩屁股跪在一起。我在两人身后轻轻抚摸丰满的玉臀,月琴和谢娟不住颤抖,用力翘起屁股。我怜惜的抚摸着她们早已润滑的肉缝,道:「两个宝贝儿,想爷吗?」   谢娟和月琴饶是风骚动人,但听到我如此直白后俏脸飞上红霞。我跪到娟儿的身后,轻轻分开她两片丰满的臀肉,缓缓找準骚穴捅了进去。蜜壶内火热紧窄,阵阵蠕动,月琴在旁凑过来亲吻谢娟的小嘴,探手抚摸她的乳房。我慢慢刺入,直到顶住了谢娟的花蕊,才开始大力抽插,一手去捻月琴的蚌珠。   谢娟可能刚才吞精的时候就在强烈刺激下泻了身,这下被直捣黄龙几乎马上就软了下去,我按住她的屁股稳住她柔软的身子,小腹重重地撞击着,她嘴里发出不堪摧残的阵阵娇啼,慢慢趴到了床上。   可能是最近艳福无边、天仙相伴让我雄风大振,这都市小美女才被我缓缓抽送着弄了十分钟就畅快地泻了身,实在有些不经爷干了。我略有些失望地从软瘫在床上的娟儿蜜穴中抽出大鸡巴转到了比较骁勇耐战的小骚货月琴的身后。   月琴摇摆着玉臀,回头抛着媚眼勾魂。我轻车熟驾地进入她体内,一手拉住她秀丽的长髮,摆动腰肢抽插起来。月琴努力迎合着我缓缓后耸着,丰满的大白屁股撞击着我的下腹,甚是舒服。   谢娟也缓了过来,伏在身边探手轻轻抚摸她摇晃的双乳,我让月琴躺在床上,皇后自己举起了那双修长美腿大大分开,袒露出娇滑红艳的桃源来,股间一片晶莹,空气中充满了熟悉的腥臊芬芳。我举起她的腿摇晃数次,那气息更加浓郁了许多,我低头深吸,精神不由大振,玉茎更加的坚挺灼热,我将它抵在月琴羊脂美玉般的小腹,更显得其光华流转、面目狰狞。谢娟粉面含春,两颊酡红,斜眼瞟着玉箫,吃吃娇笑,神情放蕩不已。月琴轻轻用指甲刮着敏感的龟头,阵阵瘙痒传来,玉茎不由得频频跳动,马口滴出粘稠晶莹的淫液。月琴用手指接了放入嘴里,神色无限娇媚。谢娟似乎看得癡了,伏到月琴身旁,温柔的亲吻着她的酥胸,将殷红的乳头含进嘴里吮吸。我用龟头挑拨着她的蜜唇和蚌珠,月琴娇吟不断,玉臀轻轻摆动。   我用力把玉茎刺了进去,开始大力抽插。谢娟一手抚摸着月琴的酥胸,一手捻住她的蚌珠,月琴更是畅快,宝蛤口不住涌出温暖的花蜜,我挺动着身子讚道:「好娟儿,真爱死爷了,做的好!」谢娟甚是欢喜,低头亲吻月琴的小腹。我心中一动,道:「娟儿,快趴上来!」谢娟神色娇羞,粉面酡红,依言跨上月琴的身子。我将她的头按下,谢娟乖乖吐出舌尖挑逗着月琴的蚌珠,巨大的玉茎就在她嘴下进进出出,月琴分开谢娟的玉臀,舔起她的桃源,谢娟的身子颤抖起来,小嘴张开了喘息。   我按住她的螓首,拔出玉茎,湿淋淋的插入她嘴里。谢娟「唔」的一声,满面红云,甚是娇羞。我轻轻拖动,笑道:「你好好尝尝琴妹子的骚味道……」。月琴在谢娟身下极力的挑逗,谢娟口中轻轻吮吸,呼吸急促起来。我又插入月琴体内,一手抚摸谢娟的俏脸,她微微张开小嘴喘息,神情却甚是迷恋,凑上前舔着我的小腹,我甚是激荡,探手握住她的椒乳轻轻揉捏。月琴的蜜壶内阵阵紧缩,她也洩出身来。   我拔出玉茎,宝蛤口「滋」的一声吐出一股带着浓郁芬芳的爱液,谢娟啧啧感歎,低头张嘴把龟头含入嘴里。我让尖端快速出入她的小嘴,快感阵阵传来,玉茎一下在她嘴里膨胀,喷射出大量灼热的精液,谢娟大力吞吐,咽之不及,精液从口角挤了出来,顺着下巴滴到月琴的小腹。   良久我停止挺动,谢娟学月琴般含住了吮吸,我大力颤抖,喘息道:「好宝贝,爷爽呆了,你真好!」谢娟娇媚的抛了个媚眼,大力吞吐起来。我缓缓拔出玉茎,谢娟从月琴身上翻下来,月琴兀自躺着喘气。我犹有余兴的用紫红的龟头搅着她小腹上大滩的精液。谢娟神色一动,对我使了个眼色,似乎要报复月琴先前的行径,俯身将精液全舔入口中,凑上月琴的小嘴渡了过去。   我躺到一侧仔细看着,月琴却抱住谢娟的头,舌头伸入她的小嘴。谢娟大羞,初时还躲避挣扎,后来却神魂颠倒的和月琴口舌交缠起来。我嘻嘻一笑,谢娟回过神来,大力挣脱,嗔道:「琴妹子,你真是个骚货啊!」月琴媚笑道:「爷才是真正的骚货,我和你都是被他这个赖皮鬼给带坏的。」   我哈哈大笑起来,把她们拉了起来搂入怀中……。